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水滴籌的大生意:發善心的你是怎麽一步步購買保險的

2019年07月11日 00:13 來源:中新經緯 參與互動 

  中新經緯客户端7月11日电 (魏薇)得了重大疾病后,筹钱成为了令无数家庭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话题。3年前,水滴籌的问世,给了重大疾病患者一个新的选择——网络众筹。

  3年後,越來越多的質疑聲投向這家以“慈善”爲口號的公司。水滴籌屢次因爲籌款人家庭情況、病人實際需要地治療費用而引發爭議,水滴籌背後的商業模式也令人們好奇,這樣一家“慈善”公司是靠什麽盈利?

  寬進嚴出:申請容易提現難

  从德云社签约演员吴鹤臣众筹治病,还有最近的炫富女众筹替父治病,水滴籌屡屡陷入争议皆因对病人家庭情况审核不严,那水滴籌又是如何审核筹款人资质的?带着这个疑问,中新經緯客户端实际下载并体验了水滴籌。

  根據水滴籌APP,籌款需要提供五部分材料:1、發起人信息;2、患者信息;3、收款人信息;4、醫療證明材料;5、增信材料補充。

  点击“立刻筹款”,在填写目标金额、筹款標題、求助说明等基本信息后,再下一个页面则需要填写患者与发起者关系、发起人姓名身份证号、患者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最关键的是要上传医疗材料,诊断证明、病案首頁、住院证明、检查报告类型任选其一即可。

  中新經緯客户端关闭该页面后,过了几分钟,就有水滴籌相关工作人员致电,询问是否在筹款中遇到问题。在问到是否需要提供家庭情况信息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在发起筹款时不会审核家庭条件,只需要提供相关医疗诊断证明,一般5分钟之内就会审核,通过后会生成筹款链接,筹款人就可以转发该链接在朋友圈进行筹款。

  事實上,水滴籌在發起申請時相對容易,提現時又設置了門檻。水滴籌客服介紹,在提現前還需要填寫補充材料,需要把材料補充完整並進行驗證。補充材料包括患者本身信息填寫、收款人信息、患者診斷材料以及家庭經濟狀況填寫。

  中新經緯客户端询问,家庭情况如果并不是那么困难,也可以通过吗?该客服表示,家庭情况如实填写就可以,会有工作人员对材料进行验证,在筹款发起完成后,会有水滴籌筹款顾问打电话核实患者家庭经济情况和患者本人状况。

  在信息核實方面,水滴籌平台聲明,若信息不實,由發起人承擔全部法律責任。

  一位捐款人罗西向中新經緯客户端表示,因为屡次曝出的诈捐事件,她对于朋友圈的筹款已经不再相信,“好多人都有房有车,远远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对此,易观國際分析师张凯认为,由于水滴籌等平台本质上依然还是属于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因此流量对于这些平台的价值很大,有了流量才会有后面的商业转化。因此,目前水滴籌在前期申请时并没有为申请人设置太高的门槛,以方便更多的流量流入。

  衆籌搭台互助和保險賺錢

  公開資料顯示,水滴籌成立于2016年,截至2019年3月,水滴籌累積籌款金額超過160億元,贈予人次超過5億。很多人都有一個疑問,水滴籌平台宣稱全程不收取任何手續費,籌到多少給多少,水滴籌還承擔銀行轉賬手續費,這種賠本賺吆喝的買賣究竟如何維系?難不成真的只是做慈善?答案就在水滴籌本身。

  中新經緯客户端在朋友圈中随机选中一个水滴籌筹款进行捐助,在捐款支付成功后,水滴籌自动跳转到页面显示“帮忙转发”或者“立刻领取30万元抗癌互助金权益”。

  捐款后出现的跳转页面 來源:水滴籌

  在点击领取后,会出现“每人3元立即加入,健康时加入,患癌最高可得30万”。中新經緯客户端点击退出后,立刻又变成“1元领取30万抗癌互助金”。

  点击退出后出现1元领取30万抗癌互助金 來源:水滴籌

  在支付1元加入成功后,页面提示,“还差最后一步,关注公众号激活30万权益”。中新經緯客户端只得继续耐心注册填写后激活权益。在提交信息成功后,页面突然又弹出页面,“余额不足请充值”。

  激活权益后又显示余额不足 來源:水滴互助

  为何刚充值又会余额不足?中新經緯客户端又继续充值了6元,页面此时还没有放弃继续弹窗,又继续提示可以升级成150万保障资格,只不过价格更贵些,需要59元。对于这59元的收费,页面显示,其中29元为余额充值供分摊使用,30元为升级用户所收取的管理费。

  充值后继续提示可以升级成150万保障资格 來源:水滴互助

  有網友吐槽:“感覺被水滴籌的互助平台騙了,雖然只有6元,但是真的是虛假廣告,說三元一人,到時候有需要可以拿錢幫助別人,結果三元之後又有好幾元,現在都不知道怎麽退,你一開始就說清楚啊。浪費我的錢,雖然不多,但是可以買兩個雪糕。”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經緯客户端注意到,在水滴互助会员加入页面上看到《水滴会员协议》,但字体小且并未加粗,用户很容易忽略。

  在延長互助權益的說明寫到,會員需在充值後保持余額充足,持續爲患病會員分攤,才能持續享受互助權益,並強調,賬戶余額小于1元,將失去權益,無法申請互助金。此外,在說明中還顯示,根據以往,預計2019年全年僅需充值約36元。充值的錢用于患病會員的分攤,平台會根據當周互助金需求從會員賬戶余額中進行一次均攤扣款,平台從中收取一定的管理費。

  对此,水滴互助平台客服人员向中新經緯客户端表示,会员充值后若不想继续参与可随时退出,余额将原途径退回,但已参与分摊的费用不再返还。

  中新經緯客户端还发现,在水滴互助平台充值后,该公众号立刻又推送了一条消息,“600万医疗保障金券后首月3元”,仔细查看才发现,这是一款和众安保险合作的百万医疗险。

  在水滴籌平台微信公众号的子菜单中,可以找到水滴保险的入口,在该页面中新經緯客户端看到其合作的保险公司有中国太平、中国平安、中国人保、中国人寿、众安保险等保险公司,销售的保险产品涵盖医疗险、重疾险、意外险等。

  至此,可以看出,水滴籌只是作爲引流,爲平台提供流量,水滴互助和水滴保才是其背後的吸金項目。

  按照最新的數據統計信息,水滴公司目前的總用戶數已經超過6億人,全平台獨立付費用戶數超2.5億人,在整個網絡互助或互聯網保險行業都處于第一。

  雖然,水滴籌並未提及保險經紀業務帶來的收入,不過同類型大病衆籌平台輕松籌也推出了輕松e保互聯網保險銷售平台,公開資料顯示,其單款保險産品購買轉化率高達13%,單月規模保費突破3億元。

  互聯網分析師于斌曾公開發表觀點認爲,水滴籌、水滴互助、水滴保可以看成是層層遞進的關系,通過熟人之間的公益籌款産生大量的流量,通過網絡互助將流量進行有效留存,同時還建立起了有一定壁壘的風險共擔“聯盟”,剩下的流量繼續商業化沈澱,通過互聯網保險、健康産品等爲水滴公司帶來直接盈利。

  此外,中新經緯客户端还注意到,无论水滴籌、水滴互助平台都有大量的沉淀资金,对于是否有资金存管,水滴互助客服表示,资金目前托管在平安银行,由银行按存管协议要求,专款专用;水滴籌客服则表示,款项通过微信支付,每次都有微信支付凭证,对于是否有资金存管,客服称该问题已经超出回答范围。

  誰來監督水滴籌?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認爲,像水滴籌這樣的衆籌平台,上面的衆籌項目在法律上屬于個人求助性質,不屬于慈善捐款,不適用《慈善法》的規定。對于贈與式衆籌國家沒有明確規定,對于衆籌平台的義務,尤其是審核的義務沒有明確的規定,導致在實踐中贈與式衆籌的審核標准混亂,其中也包括對于衆籌項目的發起人,什麽情況下可以發起衆籌,都沒有明確的標准。

  趙占領表示,雖然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標准,但作爲衆籌平台,自己可以制定一個基本門檻和標准,在這個平台上參加衆籌項目應該符合相應標准,這個約定屬于合同性質的約定,是應當遵守的,這樣就避免一些有兩套房、一台車的家庭還在上面發起衆籌。此外,衆籌平台對于衆籌發起者的身份信息、家庭財産信息和衆籌項目所涉及的信息要履行基本的核實義務,這樣才能盡可能避免詐捐現象發生,避免捐款人的愛心、同情心被濫用,才能使網絡衆籌行業能持續發展下去。“這個行業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信任缺失,會導致不僅真正需要求助的人難以獲得幫助,衆籌平台也難以得到長遠發展。”

  對于水滴互助,趙占領認爲,它在引導加入過程中不停誘導充值更多錢,這是一種營銷行爲,或涉及過度營銷,營銷技巧不當,沒有尊重用戶的體驗。

  事实上,2016年11月初,原保监会对水滴互助进行了重点约谈并通报监管意见,称“网络互助平台并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及相应风险控制能力,其资金风险、道德风险和经营风险难以管控。特别是目前部分网络互助平台通过各种商业营销手段,迅速积累大量会员,涉及面广,社會影响大,外溢风险不容忽视”。

  隨即,水滴互助立刻在官網上稱,“水滴互助不是保險”,有意撇清平台與保險業務的關系。但有意思的是,2016年9月,水滴籌創始人兼CEO沈騰收購了保多多保險經紀有限公司,于是就有了現在水滴籌三大板塊之一的保險業務。

  而主流醫療衆籌互助平台中的另一大巨頭——輕松籌,則比水滴籌搶先一個月,取得了保險經紀牌照,並在隨後推出了健康保險産品輕松e保。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12月原保监会要求网络互助必须与保险产品划清界线,不得使用任何保险术语,不得将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进行任何形式的挂钩或对比。原保监会同时强调,网络互助不得以保险费名义向社會公众收取资金或非法建立资金池。

  趙占領強調,從性質來講水滴互助不是保險,是互助型合同約定,要遵守《合同法》相關規定,互助平台應當把基本信息告知參與者,提供相關合同,要明確說明參與互助計劃的門檻以及權力和義務。

  此外,趙占領表示,雖然水滴互助表示自己在第三方銀行有資金存管,但是並沒有相應的監管,這種第三方存管是自願性質的,這就需要有相關的法律規定,需要有相關監管措施,需要有專用賬戶和自有賬戶分開,繳納一定風險准備金等措施,未來期待監管采取一定措施,防止出現衆籌平台卷款跑路或者資金挪用情況。

  互聯網分析師于斌則認爲,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水滴平台上的大量用戶都是心懷著自己的愛心而“心甘情願”地將自己的個人信息與數據留給平台方的,這一方面讓水滴平台的流量足夠豐富,另一方面雖然水滴有權利使用起這些信息進行商業化嘗試,但使用的時候注定會因爲“愛心”而遭受更多嚴格的審視。

  水滴保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在水滴籌争议不断的背景下,水滴保即使模式很好,它也无法真的就能这么“安然”赚钱,水滴公司必须要在监管、审核机制上投入更大的精力才能真正实现自己商业模式闭环的顺利运作。(中新經緯APP)

  中新經緯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應受訪人要求,文中捐款人羅西爲化名)

【編輯:劉羨】

>社會新聞精选:

社會新聞: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