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珠峰之巅的浪漫:他摘下面罩屈膝求婚,她答應了

2019年07月11日 10:37 來源:揚子晚報 參與互動 

  珠峰之巅的浪漫:他摘下面罩屈膝求婚,她答應了

  求婚成功,澤龍給番茄戴上特制戒指。

  “我想站在世界最高處,親眼看看地球是不是圓的。”因爲女友的一句話,已經登頂過一次珠峰的小夥澤龍暗自做了一個決定,要帶她去實現這個夢想,同時完成他在珠峰頂上求婚的計劃。今年5月16日,這場特殊的求婚儀式在世界之巅上演。澤龍摘下氧氣面罩和手套,向戴著白色頭紗的女友說出了愛的誓言。

  “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像今天一样开心快乐幸福,你愿意嫁给我吗?”“我愿意!”愣了几秒钟,女友说出了最动人的三个字。       紫牛新聞记者 刘浏 受访者供图

  搏命的浪漫

  小夥子第二次登頂珠峰

  摘掉面罩近十分鍾向女友求婚

  泽龙告诉紫牛新聞记者,2016年他曾成功登顶珠峰,不过为了女友的“小愿望”他决定再试一次。在答应带女友番茄攀珠峰的那一刻,他也有了在山顶求婚的想法。

  爲了這次求婚,澤龍精心准備了頭紗,還有一枚特殊的戒指,那是將一枚有著2000多年曆史的箭镞打磨包金做成的。

  “在山頂上她戴上頭紗飄揚一定會很好看。”澤龍說,理想很豐滿,但現實有些“骨感”,當時山頂上一絲風都沒有,頭紗就這麽垂著下來。

  “我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讓你像今天一樣開心快樂幸福,你願意嫁給我嗎?”澤龍微屈膝蓋問道。

  番茄愣幾秒鍾後說了澤龍最期待的三個字,“我願意”。

  “其實那時候腦子裏除了累還是累,爬了十幾個小時山,根本沒辦法有太多想法。”番茄回憶道,當時山頂上人非常多,澤龍把她帶到一個有些陡峭的斜坡上求婚,需要努力向後傾才能保持平衡,當時心裏也超害怕,“不過現在回憶起來,那一刻畫面還是很感動的,因爲他拿掉了氧氣面罩,真的是拿命在拼。”

  “一般登山者在珠峰顶上逗留可能只有几分钟,我们则停留了几十分钟。”泽龙告诉紫牛新聞记者,由于自己设计了仪式,加上中间有一次他随身带着记录的摄像机没开,有的环节还重复了一次。

  爲了說出求婚的誓言,澤龍摘下了氧氣面罩近十分鍾,這在珠峰頂上是極其危險的,上一次登頂珠峰他就差點雙目失明。“因爲眼壓高容易導致失明,一旦在珠峰頂上失明就意味著死亡,所以這次我也是特地准備好了藥物來應對這一情況。”澤龍說。

  幸福的一對。

  海拔7800米營地過夜

  他把她裝進睡袋,自己在外邊當“被子”

  很多人都說登上珠峰並不算成功,能活著回來才是成功。澤龍和番茄便在下撤的途中遇到了最爲危險的情況。

  由于番茄恐高严重,下撤过程中两人并没能如期赶到海拔7200米的C3营地,临时决定在海拔7800米的洛子峰C4营地过夜,借住在别人的帐篷里,四个人挤一个双人帐篷。“在那样的海拔过夜,就是一个生死选择。”泽龙告诉紫牛新聞记者,“由于在计划之外,两人只有一条睡袋,后来我把睡袋让给了她,无腿登珠峰的夏伯渝先生数十年前便是在这一高度把睡袋让给队友导致截肢。”

  對于番茄來說,這一舉動甚至比求婚更讓她感動。她回憶說,登山時是夜裏,什麽都看不到只管往上爬,而下撤時是白天,登山時看不到的各種懸崖險境讓人腿軟。“在這個海拔上睡覺,其實是和昏迷差不多的一個狀態,我因爲血液循環不好‘三低’,迷糊的時候會有意識地活動一下手指腳趾,半夜的時候我發現右腳腳趾沒有了知覺,當時就特別慌。”

  澤龍看到番茄已經凍成一團,聲音有些痛苦,立刻用僅存的體力把她裝進了睡袋。

  “我甚至冒出立刻下山的念頭,被他凶了回來,他二話不說把我頭朝裏塞進了睡袋,然後自己抱住睡袋,像‘被子’一樣裹在最外面,我們就這樣過了一夜,這一點最讓我感動,因爲在零下40攝氏度的環境中,能活下來真的只能靠運氣了。”番茄說。

  第二天早上醒來,番茄以爲自己“瞎”了,原來是呼出來的水蒸氣在臉上結了冰,睫毛眼睛上都凍上了一層霜。

澤龍番茄等一行登山者在珠峰下方。

  相識相戀的時光

  “藏漂小夥”遇上“極限女孩”

  泽龙告诉紫牛新聞记者,在和登山产生联系之前,他只是个普通的“藏漂”。“来自全国、全世界的怀揣梦想的人,在这里过着每天看看云,晒晒太阳的生活,我们自嘲就是藏漂。”

  在西藏的數年,澤龍開開客棧,參與一些徒步活動,享受著如水般甯靜的生活。“2014年的時候,我在朋友的介紹下,參加了一次攀登啓孜峰的活動,海拔6206米,第一次感受雪線上的那種心髒跳動、生命勃發的激情。”澤龍介紹說,他的登山路是比較“速成”的,征服的第三座山峰便是珠穆朗瑪峰。“不過這背後,是我比別人付出的更多汗水,每天爬樓加在一起大約200層,在高原稀薄的氧氣中,還負重十來公斤,練得非常辛苦。”

  2016年時,澤龍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喜歡極限運動的番茄。不過當時兩人一個在拉薩,一個在麗江,隔著一千八百公裏。

  在一起有了共同目標:登頂珠峰

  後來,番茄也搬去了拉薩,兩人才開始了共同的目標:登頂珠峰。

  “這匹野馬早有預謀”,得知番茄登頂珠峰後,她的父親說了這樣一句話,在此之前他全然不知女兒的登山計劃。番茄的成長經曆非常特別,上大學時就開始了徒步、越野、潛水,什麽都想嘗試,遇到家人阻撓她便自己賺錢,爲的就是經濟獨立做自己想做的事。在父親的眼裏,她就像一匹拴不住的野馬,需要自己的草原。

  而澤龍早在初識時,就對這個能越野跑百公裏的女孩佩服不已。

  番茄是在一次她帶隊西藏徒步活動中,遠眺望見珠峰時,冒出了登珠峰的想法。她想親眼看看弧形的天際線什麽樣,地球是不是圓的,這樣的想法讓她和澤龍有了更多共同的話題。

  “那時候還沒有和澤龍在一起,我是南方人吃不慣那邊的飯菜,澤龍就親自下廚給我煲湯,一連好幾個月,就這麽把我追到了。”說到這些,番茄不由地笑了。

  魔鬼訓練,不練到哭不離開健身房

  虽然越野跑的经验让番茄体能超过常人,但是在珠峰面前,她仍然如白纸一张。“一般人想要爬珠峰,都要从海拔低的山一步一个台阶走,但是因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也就给她指了条近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付出的少。”泽龙告诉紫牛新聞记者,两人确定目标后就开始一起玩命地训练。“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必须能带着我们两个人一起回来;给她定下的目标是,即使我不在了,你也必须活着回来。”

  “我因为体质特点,体脂只有9%,所以比一般人少了减脂这一关,直接就上了力量和心肺训练。”番茄告诉紫牛新聞记者,准备的一年时间里,他俩基本上每天除了8小时的睡眠,全部花在训练上。“8小时的健身房,8小时的心肺训练,经常是不被练哭就不准离开健身房。”泽龙为她设计了一个系统的训练,包括跑步、爬楼梯等等。

  爲了測試訓練成果,也爲了積累登山時處理危險的能力,兩人自主攀登了一座海拔七千米的山峰。

  求婚之後

  登山還會繼續,不爲挑戰爲一起享受風景

  在7800米的高度仅用一条睡袋度过一晚已是劫后余生,然而“心大”的两人却没有急于下撤。“安全以后我们就打算慢慢悠悠地往下走,下到C3营地后我们还从早上一直睡到了下午,因为海拔7000米出头我俩都没有高原反应,就继续睡着吧。”番茄告诉紫牛新聞记者,直到听到对讲机里说有一个登山者出现脑水肿反应,队中却无人带急救药,他俩才赶忙冲下山帮忙救人。“花了两小时我们从C3冲到了C2,送去了急救的药物。”那位登山者得到救治,转危为安。

  下山後,兩人沒有再辦婚禮,也沒有請家人見證,而是又過起了原來閑雲野鶴般的生活,養養狗,做做飯。兩人在拉薩開著一間民宿,接待天南海北的客人。

  對于登山,他們異口同聲說還會繼續。在他們眼裏,登山不是爲了高度,也不是爲了挑戰,而是爲了一起享受風景。

【編輯:于曉】

>社會新聞精选:

社會新聞: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